新型冠狀病毒肆掠,服裝人該如何應對這場災難性疫情?

2020-02-06     關鍵詞 : 新型冠狀病毒 服裝人 服裝企業

 這次的疫情,對每個服裝企業,每個服裝人,都是一次不小的考驗。作為企業,現金流最重要。建議:可能的話,爭取公司、廠房、店鋪租金減免。同時,提升運能,減少庫存。必要時,減輕運營負擔,減少運營成本。最后,重視后續開發。作為個人呢,健康最重要。在保證健康的前提下,努力提升自己,充實自我,是當下要做的。這次疫情,對我們每個人來說,是?;?也是轉機。希望我們都能積極面對,力所能及地做點事情。

 

目前現狀

以下是三位匿名的創業/企業主自述的現狀:

see (化名)29歲 廣州服裝店主

see開的服裝店位于廣州天河某商圈。本來服裝店安排了1月24-28日休息(往年初一到初四的廣州屬于空城狀態)。但29日,see去開門營業,發現商場里人少的可憐,果斷地把開門時間延遲到2月9日?!笆苡跋焓強隙ǖ?,人流不要說和去年過年比,就是平時工作日也比現在多的多?!彼?。

不過,春節休息的這段時間,她也沒閑著,一直努力進行著朋友圈和微信群賣貨?!暗昶淘菔蓖0諏?,工作卻沒有停歇。雖然比平時在手機里賣的少,而且還只能是預定的不能發貨收款,也比沒有強吧?!?/p>

對于此次疫情對服裝店的影響,她估計可能是至少2個月的營業額,2個店員的工資和房租照舊要給,年前的一批新款也得壓著不能賣。

作為一個創業者,一個小老板,要撐過這段非常時期,see講出了心里的期望:房租能不能適當減免。另外,其他的支出能不能有更好的解決方案。

她有種預感,某些新的需求會冒出來:“我在想,線下蕭條的同時會是線上的春天,我想,以后我會從多從這里考慮今后的銷售形式?!?/p>

YH(化名) 32歲 武漢面料商

如果疫情持續半年,我大概會損失一千萬銷售額,外加2019年一半利潤。

我在武漢做面料生意,屬于中間環節,簡單說就是對接布的生產商,把布從廣州、江浙、福建等地運到武漢,然后再把布賣給武漢的服裝廠加工。武漢疫情這么嚴重,因為沒法聚眾,我們這個產業也就沒法開展。現在受損失的是一整個布匹產業鏈,生意處于完全停滯狀態。

好在我做生意一直都堅持現買現賣原則,年前沒有積壓。疫情屬于“不可抗力因素”,即便有庫存,下游工廠也不能開工。這還不是我最擔心的,關鍵我的客戶都是武漢或武漢周邊城市的。

我屬于個體經營,經營過程有不規范的地方,和好多小商販沒有正規合同約定。年前疫情爆發期間,正是他們賒賬的回款期。

客戶都回家過年了,現在也見不到面,錢更是追不回來。疫情這么嚴重,總不能打電話要錢吧。我最擔心的是,如果我的客戶因為疫情走了,我的錢去哪要呢?2019年本來生意就不太好做,想著2020年能有好轉,現在2019年的賬都沒追完。

如果一直不好轉,他們的生意也沒法運轉,沒有錢給我,這是一個惡性循環。我個人感覺,即便疫情結束,對中小企業主的影響程度和持續時間會遠遠超過預估。

MCJ (化名) 39歲 浙江省某服裝公司CEO

我有一家自己的工廠,員工20多人。創業近十年,公司在2018年首次出現虧損,2019年終于扭虧打平,本來打算今年能有點盈利,現在看,今年要繼續虧損了。

一開始我低估了武漢肺炎對公司的影響。直到鎮政府打電話過來,讓工廠在正月15之前不得開工,然后鎮里封鎖了所有交通,我才意識到,疫情對公司的影響會有多大。

公司基本處于停擺狀態。員工都在家里出不來,供應商的原材料進不來,經銷商的訂單無法執行,我只能干著急。

公司產品的批發全靠經銷商。按往年經驗,每年初的經銷商大會,拿下的訂單至少能吃一個季度。如果以后邊三個季度的訂單作為托底,那么第一個季度的訂單,就是公司這一年利潤的來源。

如果2月份公司還開不了張,那公司毫無疑問要虧損。現在交通被禁,人們不愿出門,公司的零售業務也遭受重創。對于公司而言,如果沒有業績,那么每一天都是成本。

公司假期默認延長了,但我還要支付員工的工資,五險一金也得正常繳納。我在銀行的貸款還有幾百萬,每個月都要吃掉公司一部分現金流。

一家企業背后,可能是一百個員工。這家企業倒下了,那這些員工也就失業了。我相信疫情總有過去的那天,但不是所有企業都能撐到那一天。

如何應對?

核心目標:現金流

對于企業或者店鋪來說,至少要儲備3個月的現金。尤其是這邊閉店,那邊還要承擔很大的租金壓力。房租+員工工資,這是兩個巨大的固定成本。

如果沒有一定的現金流做后盾,可能很多小店鋪或者小品牌會受重創。特別是對于服裝公司,現金流大部分都投入到進貨上去了,這季賺的錢都用于下一季的進貨定金了,但是因為這場疫情,春裝銷量會受到很大影響,現金很難短時間內回流!

降負: 商場租金減免

受疫情影響,平日里“相愛相殺”的購物中心與品牌商戶在2020年春節罕見地站在了統一戰線。

“此次疫情帶來的客流銳減對商場的打擊非常大,一是沒有顧客,二是部分營業員也不愿意冒風險返回廣州上班”,廣州時尚天河相關負責人表示,過去一周商場內的客流同比減少80%。

服裝人如何應對.jpg

目前,全國已有超過600家百貨、購物中心主動進行租金減免,以實際行動積極投身疫情防控工作。

從減租時間范圍來看,多在6~33天之間,7天、9天、15天較為普遍。在減租方式上,部分采用租金全免,超七成商場采用租金減半。

開源: 提升運能、減少庫存

1 引導員工銷售:(短期策略)

這個有些公司已經在做了,員工閉門在家的這段時間,引導公司員工在家里發朋友圈或其他方式低價銷售貨品,利用好“私域流量”,形式可以多樣化,也能相應解決員工不能及時復工帶來的損失。當然,能不能操作、怎么操作,還是要需因公司的實際情況而定。

2 階梯式庫存傾銷:(短期策略)

將已產生的庫存貨品階梯式的分級A、B、C,比如最滯銷和最不看好銷售前景的定為C級,以多樣化的形式傾銷出去。(根據公司實際經營情況,員工內購、收庫存甚至尾貨都可行)盡量保證至少幾個月現金流的充足。

3 加強、加快布局線上:(中長期策略)

加快非實體渠道布局 (電商多渠道、會員營銷小程序、微商城等 ),為顧客提供不受時間、空間限制的方便購物體驗;電商的渠道有很多,天貓、淘寶、京東、唯品會等等,把清貨件數做大。

還可以搭建自己的營銷平臺,比如這兩年比較火爆的小程序、微商城等等。當然還有社群團購和直播賣貨等等,商家可以根據自己的經營狀況及產品特點選擇適合自己的渠道方式。

這個屬于中長期策略,畢竟戰略大家都知道,做不做的好看戰術,看執行了。

節流: 減輕運營負擔,減少運營成本

1 收縮店鋪規模 (長期)

如果你是服裝企業,抓緊關閉非重要門店,回收現金流。如果你只有幾家店,也要合并縮減店鋪數,甚至大店變小店來減少房租成本?;褂幸恢址椒?,就是跟房東談減租,像萬達等商場已經做出表率。這點前面提到過。

2 減少非戰略性支出 (中期)

什么是戰略性支出?像基本營銷費用、基本開發費用等等,這些是必不可少,不能縮減的費用支出。

什么是非戰略性支出?比如公司的耗材費用、日常用品費用、非必要的差旅費、電費等等。減少并不會影響公司經營的部分。

必要的情況下,減少非戰略性的支出。

3 延遲薪水發放 (短期,慎用)

如果公司的現金流處于“救命”狀態,而現金流是公司最要命的問題,建議還是和員工商量下疫情期間延遲工資發放,當然,疫情過后的幾個月,除了補齊之前的工資,建議給予員工一定的補償。

當然,需要慎用,雖然公司和員工是共同體,畢竟主要責任方還是公司,這里只是針對短期救命的一點小建議。

猶豫了很久要不要寫這條,畢竟大家都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況(實際情況更甚,裁員甚至降薪也有),但事實就是事實,萬不得已的情況下,先活下來。

補充:  重視后續開發

1 調整開發節奏

如果2020春夏產品銷售已經注定受到不可逆轉的影響,那么我建議,可以提前進行潛心針對 20AW 秋冬系列進行設計開發。

這就意味著全年的年度開發與經營計劃要進行調整,將春夏季的預期壓縮,秋冬的相應預期增大,以及關聯到明年的開發和經營的節奏都預先確定下來。防止因為局部節奏的打亂,而破壞了整體的節奏。

進一步加強設計開發,推出更吸引人的產品回報疫情后的消費者。

2 做貨面料不要一次性裁完

這是針對庫存產生前的方法。比如有一塊面料做3個款,計劃下量總量是1800件,采購了1800件的面料,那么只需要下單1000件左右。

提前上市到反應較快的10家左右店鋪,顧客的購買數據,計算3款產品的分別可銷售周期和所需件數,將剩下800件的面料下到銷售反應相對好的款上,可以相對有效的控制庫存產生。當然這樣的做法是針對大批量的下單,小單就沒必要了。

還有,密切關注疫情發展,如果持續時間過長,我相信我們也會和所有服裝行業的其他品牌一樣,考慮到銷售必然下降,取消或大量降低生產數量。